二维码
搜索
二维码

微信:

法律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咨询 » 陆金所前CRO加盟阳光信保,保险系消费金融哪家强?

陆金所前CRO加盟阳光信保,保险系消费金融哪家强?

作者:aysz01 发布:08月07日 阅读:0次

据了解,近期阳光保险旗下网贷平台惠金所已停止发标,新流财经尝试体验,惠金所APP网贷产品已全部标注为“抢光了”。而最近一年,阳光保险的其他信贷业务板块也有不少变动。

2019年上半年,阳光保险的信贷业务板块中,阳光信保、阳光金科迎来两位高管人事变动。

曾先后担任陆金所前CRO、麦子金服副总裁兼首席风险官的李晓忠在2019年加盟阳光信保,担任CRO兼副总经理。同年,阳光金科原CEO赵志敏离开阳光金科。

惠金所、阳光信保、阳光金科都是阳光保险集团旗下的信贷业务相关板块,其中,阳光金科由惠金所改组而来。

作为同样布局信贷业务的保险集团,阳光保险在某种程度上有对标平安集团的意味。但同样的险企背景,在消费金融这条路上,阳光保险的道路却截然不同。

缩小10倍的平安?

先来看看惠金所,事实上,惠金所成立之初,其定位与平安陆金所极为相似,惠金所也是继陆金所之后的第二家具有险资背景的互金平台。惠优贷为惠金所剥离出来的网贷平台,类似陆金所剥离出来的陆金服。

彼时,保险公司做P2P,有强大的后盾似乎比较安全,不过即便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陆金所,在P2P这波浪潮下也没能逃脱退出历史舞台的命运。

比起陆金所,惠金所更像个“幼儿”,惠优贷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30日,平台累计借贷金额60亿元,借贷余额12亿元,当前出借人1.2万人,当前借款人21万人。

除惠金所外,2015年7月阳光保险集团成员企业还在深圳前海投资成立网贷平台笑脸金融,由深圳光华普惠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截至2019年06月,交易规模超过260亿元,单月交易规模超过13亿元。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笑脸金融借贷余额为13.14亿元,截至2019年7月底,其借贷余额为16.7亿元,7个月的时间大幅提升27%。

而除P2P之外,阳光保险真正涉足消费金融业务从2017年开始,通过提供信保业务的方式试水,而后,2018年年底,阳光保险的另一家子公司阳光金科开始自建平台,大幅度跨入消费金融领域,其业务模式上,也正是对标着平安普惠。

不过,平安普惠的优势在于有着平安集团庞大的地推团队阳光信保贷款,不管是自营还是合作助贷,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

而据了解,阳光金科目前的地推团队规模较小,业务开展范围并不大,“可以说是缩小十分之一的平安普惠。”业内人士评价。

保险公司的艰难消金之路

保险公司试水消费金融其实并不常见,除了一开始的有险资背景的陆金所之外,头部的一些保险公司在消金的布局上也一直从未停止过,例如众安保险。

也就是在2018年,几乎与阳光保险同样的时间节点,众安保险开始组建消金团队,开始了线下的信贷业务,通过线下门店和团队进行针对个人的小额信贷业务,通过线上模式获客和放款。

险企布局互金的第一步,则都是从牌照开始,众安保险有众安小贷,阳光保险有一张小贷牌照——广州惠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不过小贷牌照受制于杠杆问题,对保险公司而言,纯资金放款显得并不现实,也势必要从外部获取放贷资金。

从这两年的发展来看,众安这家明星公司势头较好,不过随着严监管的来临,险企布局互联网金融的难题也一步步显现。

不管是自营还是助贷,在新的消费金融监管局势下,保险公司似乎都不占优势,成本高涨、利率受限以及牌照稀缺等难题在险企面前,尽管阳关保险在信贷业务方面对标平安集团阳光信保贷款,不过平安集团早些年的地推团队以及各个板块均已成熟,阳光保险很难与之媲美。

在没尝试自营产品之前,保险公司在消金领域的合作模式为“保险+贷款”的形式。

就在去年7月底,相关监管部门叫停保险公司通过现金贷等网贷平台销售意外伤害险之后,保险公司与贷款平台合作的业务大幅收缩,信用保证险转而成为了最重要的一种跨界合作模式。

只是,大部分还是“假担保、真通道”,在新的监管环境中,这一模式已经很难持续。真正为信贷资产提供增信服务的险企,仍需要具备核心的信贷业务风控能力。

在对信贷业务的试水上,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保险公司自营也好,与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也罢,其实只是作为一个辅助业务,保险公司或许更看重与互联网金融业务和保险业务之间的客户转化。

然而,在努力增加流量的同时,金融合规性问题同样不可忽视,P2P、现金贷平台等的整顿节奏快速推进,险企的信贷业务还需要更长的时间去摸索。

原文地址:http://www.v8660.cn/archives/9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