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搜索
二维码

微信:

法律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咨询 » 上海首例贞操权案胜诉 是否逾界将道德问题法律化?

上海首例贞操权案胜诉 是否逾界将道德问题法律化?

作者:aysz01 发布:08月11日 阅读:1次

圆桌议题

日前,上海首例贞操权案在浦东新区法院宣判,当事人获赔精神损害抚慰金3万元。

据悉,2013年,李某热烈追求陈某,两人频繁约会,陈某误认为李某是单身。不久,李某邀请陈某外出游玩,其间双方发生性关系。但从12月开始,李某便向陈某表示要中断恋爱关系。2014年2月3日,陈某得知李某已结婚。

3月,陈某向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提起诉讼,以李某采取欺骗手段侵犯其贞操权和健康权为由,要求判令李某书面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0万元、医疗费1540.6元。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隐瞒了已婚的事实,并以结婚为目的与原告交往,诱使原告与其发生性关系,显然已侵犯原告的贞操权。现原告要求被告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

判决随即引发外界诸多争议,因为贞操权是否是一项独立的民事权利在民法理论界一直存有争议,我国现行法律及司法解释也未对其予以规定,《民法通则》虽对人身权作了规定,但并没有规定贞操权。那么法律上该如何定义贞操权,它能否作为一项独立的人格权获得精神赔偿?法院的判决法律依据是否充足?

主持人

戴平华

嘉 宾

朱 巍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

颜三忠 江西师范大学法律系主任

胡 可 南昌大学法学院讲师 婚姻法、民法专家

庞 琨 广东翰泰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公民贞操权受到侵犯,法律不应该缺席

贞操权能否视为一项独立的人格权?

新法制报:“贞操权”是否为一项独立的民事权利,目前在法学界仍存有争议,现行法律及司法解释也未对其予以规定。大家怎么看待这一特殊的女性权利?

胡可:虽然法律界有不同的观点,但我个人认为贞操权就是一项独立的人格权。人格权是人身权的一部分贞操权,人身权保护的客体是人身利益,而人身利益包含了人格利益,其中人格利益是人格尊严、人格独立、人格自由和人格完整的总称。贞操对于一个人来讲,明显属于人格利益的范畴,所以它能成为权利保护的对象,自然也就可以作为一项独立的人格权了。那么在法律上对它下定义就可以这样表述:贞操权就是自然人为保护其性的纯洁和良好品行的权利。

朱巍:人格权与其他民事权利不同,例如,物权需要法定,没有法律明文规定就没有物权。但是人格权是一个发展的概念,有很大外延。人格权本身既有物质性也有精神性,贞操权就是典型的兼有物质性和精神性两种性质的权利。

法院判决的请求权基础在于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即侵权人因过错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应承担民事责任。这个合法权益究竟是什么,可以由法官根据人格权外延结合实际进行判断。

颜三忠:虽然目前“贞操权”在法律中没有明确规定,但在人权理论与民法理论中,“贞操权”的存在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法律不可能一一列举民事主体的具体人格权,民事主体享有的其他权利都可列入一般人格权中,因此贞操权理应属于一般人格权的一种,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

被侵害人索赔法律依据是否充足?

新法制报:有观点认为,考虑到贞操于女性的重要性,惟有贞操被侵害者以侵害贞操权为依据,才能使贞操受蹂躏所产生的损害得到充分赔偿。据此,法院的判决有法律依据么?

胡可:主张精神损害赔偿也是有充足的法律依据,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和最高法的相关司法解释,侵犯人身权,不论是物质性的人格权还是精神性的人格权,即便是身份权的损害,受害人主张精神损害赔偿都是能得到支持的。因为侵权赔偿的前提是损害事实,即有损害就应该有赔偿,而贞操权造成的人身利益损害一定包含有精神损害,所以法律依据也是充足的。

庞琨:目前,我国立法对贞操权没有作出规定,法院是按照法理进行推理判决,并不能完全说没有法律依据,但是这样的推理是否符合民法通则和侵权责任法的基本原则,值得商榷。法官这样的判决有点像英美法系法官造法的做法,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尝试可以,但应当非常慎重。

朱巍:法院判决依据有三个:一是侵权法规定的过错责任和精神损害赔偿;二是贞操权被视作是人格权的延伸;三是依据公序良俗原则。无论这三个请求权基础的哪一个,都可以完全推定本案判决的正确性。

颜三忠:目前,由于大多数司法机关对于贞操权不认可,导致理论上对于贞操权的研究很薄弱。更为重要的是,这种判决也会引发司法界和立法界的关注,如果贞操权的判决不断增多,并使贞操权普遍成为公民的一种权利诉求时,它就有必要从一般人格权中分离出来,像名誉权与肖像权一样单独成为一种具体的人格权,那么司法高层与立法机关也可能会看到这种人们的权利诉求,从而加快对于贞操权的立法步伐。

同居期间当事人自愿能否作为抗辩理由?

新法制报:虽然男方有隐瞒已婚的事实,但事实上双方发生关系更多是基于自愿,那么女方自愿这一前提,能否作为男方抗辩侵害陈某贞操权的理由?

庞琨:侵权的责任承担方式有三种,过错责任、无过错责任和推定过程责任。本案中,由于法律没有特别规定,所以应当适用过错原则。如果要判李某承担责任,原告陈某应当要证明自己的权利受损贞操权,李某有过错,并且权利爱损与李某的过程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如果这三点达成,李某就要承担责任,双方是否自愿似乎不是本案审查的重点。

颜三忠:贞操权不可庸俗化,不是一个筐,什么都可往里面装。对于强奸行为、欺骗行为损害贞操的,我个人认为受害者可以主张贞操权要求赔偿,但因为自愿的行为发生性关系,不应当以“贞操权”名义提出赔偿。这种对“贞操权”的不同认识,都必须经过充分讨论,才能形成相对一致的法律共识。

个人认为,侵犯贞操权必须具备以下条件:1.违背对方(主要是女性)意愿;2.采取暴力、胁迫、隐瞒已婚事实等欺骗手段;3.以玩弄异性为目的,明显违背公序良俗原则。对于双方同居时基于自愿发生性关系,事后反悔的,不能以贞操权被侵犯为由主张权利。

胡可:不可否认,受害人的同意在一般情况下是作为侵权的免责事由,但它有前提的,那就是受害人的同意必须是在符合公序良俗原则和合法的前提下。本案中,李某是已婚人士,他和陈某的性关系本身就是违法的,再者李某故意隐瞒了已婚事实,骗取了陈某的自愿,在这种情况下陈某的同意是不完全真实的意思表示,所以陈某的自愿既是违反公序良俗,也不是真正的自愿,李某不能依此来抗辩。

朱巍:自愿当然可以成为抗辩事由。因为贞操权的基础在于人格自由。不过,如果是基于欺骗基础上的“自愿”则不能成为抗辩事由。

毫无疑问,刻意隐瞒的情况属于欺诈,也就是违背了被侵权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当然要承担侵权责任。当然,自愿的贞操权也不是没有界限,必须以公序良俗原则为边界,不然就无法解释卖淫和聚众淫乱的非法性。

判决是否有将道德问题法律化之嫌?

新法制报:许多人评论该案是将道德问题法律化,让贞操权这种道德观得到了司法确定,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胡乱创新;同时,也有众多法律人士认为,李某的侵权行为严重违反了公序良俗原则,理应受到惩罚。大家怎么看?

胡可:个人认为,判决是没有逾越法律界限的。我想说的是,法律和道德本身就没有这么明显的界限,我们的法律只不过是最低的道德底线,民法的诚实信用和公序良俗原则不就是道德的法律化吗?社会的公共秩序不就是靠法律和道德这两个基本手段来调整吗?法律对于道德来讲,就是道德调整作用的最后支撑。如果一个高度进步的文明社会,不能充分利用各种合法合理手段保护私权,那么社会的进步带给人民的幸福感和尊严感又在哪里?

庞琨:任何问题都可以司法化,是法治的一个发展方向。道德问题与法律的界限本来并不是都能分得很清楚,发生争议后提交到法庭上解决还是值得提倡的。只是法院在处理新型创新案件时,应当在法律理论、司法实践和民众舆论上达成一个统一。

朱巍:如果不承认贞操权的话,被侵权人所受伤害就会因没有造成实际物质性损害而无法主张,因为精神损害赔偿的前提是侵害了“合法权益”,若权益没有贞操权做基础,则无法真正落实对人格自由的保障。同时,按大陆法系一般规则,法院也不能因法律没有规定为理由拒绝裁判。李某因欺诈致使他人人格受损,理应承担侵权责任,那么最好的落脚点也只能在贞操权之上。

颜三忠:民事案件与刑事案件审判原则不同,刑事审判基于被告人与国家司法机关不对等关系,从保障人权限制刑罚权角度,规定罪刑法定原则,对于法无明文规定的行为不得定罪量刑;民事案件则涉及平等主体之间的人身财产关系,在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的情况下,可以依据公平、诚实信用等法律原则和法律精神,对案件进行审理,这在社会转型时期尤其重要。因为侵犯贞操权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而且是涉及公民重要人格权益的法律问题,法律不应该缺席。当然有必要明确侵犯贞操权的构成要件及责任承担方式,把道德问题留给道德,把法律问题交给法律。

◎文/图 新法制报记者郭俊

原文地址:http://www.v8660.cn/archives/8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