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搜索
二维码

微信:

法律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咨询 » 丹阳眼镜四十年 一个关于“光荣和梦想”的故事

丹阳眼镜四十年 一个关于“光荣和梦想”的故事

作者:aysz01 发布:08月13日 阅读:0次

只有眼镜卖出去了 那天才有饭吃

丹阳生产眼镜的起源,离不开一个词——“窝棚眼镜厂”。

所谓“窝棚眼镜厂”,即指以个人或家庭为主的、将住宅地作为生产场所的小规模的作坊式生产单元。

上个世纪60年代,一批从上海、苏州眼镜厂下放返乡的技术人员在社队的组织下,在大泊和司徒两地开始尝试眼镜制造,“窝棚眼镜厂”自此兴旺。

这也是燎原的星星之火。

汤龙保是第一批“窝棚眼镜厂”的工人,他对当时记忆犹新,“条件恶劣,五六间房,厂房简陋破旧,再加上十几个工人,产品质量主要靠工人目测把关。这种小厂房当时有几十家。”

而今,汤龙保已经是万新光学集团董事长,他的公司占地12万平方米,日产量高达8万副树脂镜片,工艺大多由智能机器完成。

“无法想象会发展成今日模样。”汤龙保感慨。

然而,就是这种“窝棚眼镜厂”,制造了第一批丹阳眼镜,也带来了第一批眼镜商人。

其实“商人”并不确切,因为最初很多人只是小摊贩。例如彭湘华,她是本地人,父亲是一名教师,母亲是那时候大队的妇女主任,在当时算得上书香门第了。高中毕业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接触到了眼镜,进了100副眼镜,一会儿全卖出去了,一副赚两毛钱,一下赚了20块钱,这让彭湘华很是高兴,因为她那时候一个月的工资才十几块钱。

彭湘华。彭铭/摄

于是她辞职,开始摆地摊,她说,那时候摆摊的多是老头老太,只有她还是个没结婚的小姑娘。父亲很不看好她,甚至一度想和她断绝关系。

如今说起来是笑谈,而当时的彭湘华却承担着很大的压力,因为没有经济来源,她说,只有眼镜卖出去了,那天才有有饭吃。

小摊贩多了之后,一些外地商人也开始进来,温州人洪作东便是其中之一。

据其回忆,当时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来丹阳批发眼镜。这些人来了就住在火车站附近的旅馆里,那时候,火车站附近有三个旅馆:站前旅馆、车站旅馆、车站中心旅馆。他们一般晚上住旅馆,白天借一辆自行车下乡去采购眼镜。

“为了做更多的生意,一些小的眼镜生产企业还去旅馆来进行推销,不过这些交易都是地下,不时会被查处。”洪作东对“罚款”仍是记忆深刻。

洪作东。彭铭/摄

就在洪作东被罚5万元,决定罢手回家后,1986年,车站、双庙两个村在丹阳火车站附近建起了全国最早的专门用于眼镜交易的“华阳眼镜市场”和“云阳眼镜市场”,组成了最初的丹阳眼镜城。

也正是因为“地下”转“地上”,洪作东决定东山再起。

不过,当时条件依旧简陋,“最早的时候一个门市部15个平方,押金300元。前面还有两排水泥板,一人一块,供大家摆摊”,洪作东与父亲租下了一间门市部,由此开始了在丹阳批发眼镜的工作。

华阳眼镜市场。

此后生意越来越好,洪作东的姐姐、弟弟、妹妹先后都来到丹阳,从事眼镜相关的行业。

资料显示,当时的丹阳市政府因势利导,到上个世纪末,经过四期改造,两个市场连成一片,占地25亩,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拥有门面房400多间,摊位180多个,拥有眼镜经营户500多户,经营眼镜架、镜片、成品眼镜、眼镜专用工具、眼镜零配件等近千个品种,交易量超过10亿元,成为当时全国最大的眼镜交易批发市场,并开始“走出国门”。

谁可以拿到树脂镜片 谁就可以发财

丹阳眼镜的发展速度,也让很多老工匠都惊叹。

许生炎,丹阳眼镜的第一批工匠,十几岁就进了眼镜厂,如今已是一家大型集团的眼镜研发部主任。

许生炎。彭铭/摄

他回忆当时的制作工艺,“镜片就是把玻璃切成圆形,打磨成不同弧度,形成不同的度数。一副镜片得经过十几道工序,要一天的时间,而确定眼镜的度数没有专业的工具,误差很大,配眼镜也很随意,因为没有验光,全凭自己感受江苏丹阳眼镜,觉得合适就买。”

另外,镜架生产也是手工的。最开始镜架的原材料是赛璐珞(一种塑料材质),把它做成平板,大概1米宽2米长,有一定厚度,然后在平板上裁成眼镜的形状,眼镜只是一个框,中间去掉的部分很浪费。后来就把原材料做成长条,中间切开,用镜片的形状把它加热撑开,一副眼镜就完成了,但因为赛璐珞容易燃烧,后来逐渐被金属等材料替代。

这种粗制工艺也在市场规则中慢慢被淘汰,上世纪90年代,丹阳眼镜开始技术转型。

最典型的例子,便是树脂镜片。

1992年,德国办了一场国际眼镜展,汤龙保作为丹阳眼镜厂家的代表,也前去学习,“结果就看到了树脂镜片,当时已经在欧洲开始流行,我觉得中国眼镜也必须要做,而且还要比国外更好。”

汤龙保。彭铭/摄

这项任务,后来给了眼镜工匠许生炎,他带五六个人组成了一个光学薄膜技术研发组,自主攻关光学薄膜技术。

“当时国内薄膜技术主要用于军事上,属于高端技术。”许生炎说,实验设备正常运行是连续的,为减少意外的运行参数变化导致的数据判定误差,其他人员轮班操作,许生炎就24小时不休息呆在车间进行反复试验跟踪、数据采集,累了就在桌上趴一会,整整20多天没有回家。

经历了20多天的不眠不休,许生炎终于在这项技术上弄出了“一点眉目”。

两年后,树脂镜片加硬加膜在丹阳被小规模生产。之后的几年时间里,树脂镜片产品的加硬加膜全品化在国内首先被完成,汤龙保心愿实现。

同样的时间,一位叫张加文的男子也看中了树脂镜片的前景,他在尝试代销一些进口树脂镜片后,做了大量的市场调查,并果断地作出一个决定:全面投入树脂镜片的生产。

令人吃惊的是,树脂镜片在市场上销售暴涨。

一年后,张加文的产量根本无法满市场需求,找张加文要树脂镜片的人踏破门槛,那时候流传着一句话:谁可以找到张加文,谁就可以拿到树脂镜片!谁可以拿到树脂镜片,谁就可以发财!

“合格率为零”到“购物放心专业市场”

眼镜市场的快速增长,已经成为丹阳的一张名片。

由于无序的市场竞争,大多数企业不惜以牺牲质量为代价来降低生产成本,于是大量假冒伪劣的眼镜产品开始流向丹阳眼镜市场。再加上监管不力,当时在市场内负责的仅有税务稽查大队一个单位,而丹阳市质检所当时并不负责眼镜产品的检验工作,市场秩序逐渐混乱起来。

1995年,在国家眼镜质量监督抽查活动中,丹阳眼镜市场的眼镜抽查合格率为零,同时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也对这次检测结果进行了曝光,丹阳眼镜市场一下子成为了全国假冒伪劣眼镜产品的集散地。

1996年,国家把丹阳眼镜市场列为全国十大重点整治的专业市场之一,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丹阳眼镜一下子跌入了谷底。

在这种情况下,许多眼镜生产企业和经销商纷纷离开丹阳,转而去北京、广州等新崛起的眼镜中心发展。面对这个局面,丹阳市政府成立了由各部门领导组成的眼镜市场整治领导小组,1995年底,当时的丹阳质检所也开始进驻眼镜市场,在市场内设立了专门的眼镜检验室,也就是国家眼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前身。

张翠芳就是最早一批进驻眼镜检验室的工作人员。

张翠芳。彭铭/摄

张翠芳回忆,最初的眼镜检验室主要负责为市场里的商户做眼镜产品质量检验,同时还负责直接对生产企业进行产品抽检和培训,从源头保证产品的质量。由于之前没有主管部门对眼镜市场进行过质量监管,丹阳市质监局进入市场初期阻力很大,经过研究,丹阳市质监局决定实施从市场到企业再到品牌的三步走战略。

通过与商户交朋友,张翠芳和她的同事们渐渐取得了商户的信任,同时也向商户们普及了许多眼镜产品的基本知识,在这样的交流中,商户们的质量意识也逐步树立起来。

面对取得的进展,丹阳市质监局的领导决定实施第二部战略计划,开始将质量监管由市场向生产企业延伸。由于当初生产企业的检验设备都比较简陋,因此生产出来的镜片产品同所标明的度数之间往往存在着较大误差,因此就要求生产企业必须引进先进的检测设备,来把控产品质量。

当经销商和生产企业的质量都有了保障之后,丹阳市质监局开始了自己的第三步战略计划,即帮助生产企业建立属于他们自己的品牌。

最初,丹阳市知名的眼镜企业很少,比较著名的仅有康明、华光等寥寥几家,面对这种情况,丹阳市质监局和眼镜检验部门积极鼓励各眼镜企业创立自己的品牌。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丹阳市拥有了诸如万新、明月等数十家知名企业,而这些企业也充分享受到了自己所拥有的品牌价值。

国家眼镜产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彭铭/摄

很多丹阳本地的小企业也在潜移默化中有了品牌意识。

彭湘华也有了属于自己家的品牌,并且自己代言。她说,自己一家三口都从事眼镜行业,丈夫管生产,儿子管设计。夫妻俩当年为了培养儿子做眼镜行业,让他学了工业设计,毕业后就去自己家的企业做设计。她说,找儿媳妇最重要的标准也是要做眼镜人,并且愿意接受自己家的品牌。

1996年,也就是在中央电视台曝光丹阳眼镜市场质量问题之后一年,在丹阳市质监局的努力下,丹阳眼镜产品在国家质量监督抽检中合格率即达到了71%,有了较大的提高。

原文地址:http://www.v8660.cn/archives/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