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搜索
二维码

微信:

法律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咨询 » 天生犯罪人是否真的存在?

天生犯罪人是否真的存在?

作者:aysz01 发布:07月21日 阅读:0次

关于“天生犯罪人”,日本推理作家贵志祐介在他的小说里有一些有趣的见解,这里推荐他的两本书《黑之屋》和《恶之教典》。

书中分别的主人公身上有一些共性,让我来总结的话,就是“杀人对于他们来讲,可以轻易作为实现目的的一种手段来考虑”,而作者的评价是“没有心的人”。

以下是《黑之屋》小说里摘录的一些片段,也许可供参考:

“您指哪些方面?”

“把那篇《秋千的梦》从头到尾念一遍,就很清楚了。‘我就坐上秋千摇起来’,‘摇啊摇,越来越快犯罪人,到了很高’,‘在最高处,我从秋千上掉下来’,‘然后,就掉到了黑黑的什么也没有的地方去了’……”醍醐教授像要若槻思考似的中间留了停顿。

“与《梦》那篇作文比较,就清楚了。这篇只是单纯的动作说明,显示情绪性反应的词一个也没有吧?通篇可说得上是表现感情的,仅有‘变得有趣了’一句而已。”醍醐教授的声音渐渐注入了兴奋。“听说过吗?像荣格说的那样,在梦中,天空和大地显示无意识光谱的两极。即使同为无意识,天空属集体无意识的领域,而大地则显示身体的领域。对人类而言,当中剧烈摇摆的,应是极大的焦虑。在两极间游移只感到有趣而没有任何不安,只能说绝对是异常。尤其是最后要坠落到黑暗之中,一般人应感到恐惧。可这个人只说了‘就掉到了黑黑的什么也没有的地方去了’。这就和冯·弗兰茨所分析的梦可谓完全一致了。”

若槻咽下一口唾液。“那么,冯·弗兰茨女士怎么说?”

“据说是‘此人没有心肝!”’

“没有心肝?”

“冯·弗兰茨所分析的梦,其实是一个著名的杀人惯犯做的。只是没有事先告诉她而已。”

“不过,我觉得他没有杀我的动机。杀了我,他也拿不到保险金。”

“我知道您会这样想,所以今天特地约您出来。”金石的单眼皮眼睛在镜片后锐利地闪烁着,与其十分客气的措辞恰成对照。“那是我们普通人的想法。他不是那么想的。对他来说,满足自己眼前的欲望就是一切。若槻先生试过给饿猫喂食,又突然将猫食收回吗?”对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若槻吃了一惊。

“不,我没有养过猫。”

“当自己的欲望就要满足时,若被妨碍,猫便发怒。即便是主人的手也会被它抓出血来。这种人的心理状态与猫完全一样。当他们好不容易要把保险金弄到手时,若认为是您妨碍了,他们就不顾一切地向您报复的可能性甚大。”

“你说‘他们’,是指‘感情欠缺者’?”

“严格说来,只有一点儿区别。”金石打开放在脚下的黑色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一本厚厚的十六开书。“我原先学社会生物学专业。我们之间在想法上应当有很多共同点。我留学美国时,对心理学,尤其是犯罪心理学产生了兴趣。……这本书,是美国精神医学会编的《精神疾患的分类和诊断指南》最新版,通称DSM—Ⅳ。美国的人格异常分类与日本有很大不同,DSM—Ⅳ里面也没有关于感情欠缺的条目。”金石小心地掀动书页。“但在‘B群人格障碍’栏里有‘反社会性人格障碍’的条目。这里列举了好几个要点,简单说,是反复犯罪的倾向,为自己的利益或快乐欺骗别人,冲动,容易暴怒动粗,漠视危险,不负责任以及欠缺良心的谴责。”

若槻觉得每一条都适用于菰田重德。

“‘反社会人格障碍’整体上与‘悖德症候群’重叠之处甚多。最近在日本也以‘精神变态者(源于英文psychopatho)’之名广为人知了。若槻先生也听说过吧?”“哦哦,对。”若槻想起了前不久读过的书,好像是H书房出版的。让“精神变态者”一词在日本广为人知的,不就是那本书肇始的吗?就像希区柯克(希区柯克(1899—1980),著名英国电影导演,被誉为“悬念大师”。)的电影令“精神分析”一词妇孺皆知一样。

“精神变态者”原先应是含糊地指病态人格的,但不知不觉中,它就被用在与感情欠缺或悖德症候群相同的意义上。

“听说过,但对这个词有些疑问。说起精神变态者,就好像指原因在于‘坏的血缘’,给人天生就决定了会成为罪犯的印象。”

“您说得对。精神变态者的遗传特征作为遗传因素往下传,在美国已形成肯定的看法。”金石平静地加以肯定。

若槻哑口无言,心想幸亏阿惠不在场,她若听了金石刚才那番话,一定会怒火中烧。

“不过,这一来不是跟龙勃罗梭 的天生犯罪说完全一样吗?”若槻读过阿惠读大学时写的狠批龙勃罗梭的文章,记得名字。

金石咧嘴一笑,又露了一下金牙。“您对龙勃罗梭比较熟悉?”“不……不算熟悉。”金石将玻璃杯举到光亮处照照,开始滔滔不绝地演讲起来。“切扎尼·龙勃罗梭是19世纪的意大利天才医学家,在精神医学或法医学等多方面均留下骄人业绩。据说在1870年,他在监狱研究抢劫犯的头盖骨时,发现猴子有而人类极少见的中央后头窝等多处的变异。之后,他解剖了近四百个罪犯 的头盖骨,调查了近六千人,结果产生了‘隔代遗传造成天生犯罪者’的看法。龙勃罗梭认为,全部犯罪者的三分之一是天生犯罪者,区别于其余的偶然性犯罪者。”

“所谓‘天生犯罪者’,他定位为‘劣等人种’吧?”“对。他将天生犯罪者视为返祖为类人猿的人。天生犯罪者乃命中注定。他们全都有类似类人猿的外观:长臂、用拇指取物的脚、低狭的额头、大耳、头骨厚而扁、明显突出的下颚、大犬齿、浓体毛,脑内多有某种畸型。”

“但是……”金石举起手,像是要阻止若槻说话。“不必。我很清楚您要说什么。因为龙勃罗梭创设的‘犯罪人类学’,归根结底不比骨相学具备更多的科学性,时至今日已完全被否定。但是,精神变态者与龙勃罗梭认定的天生犯罪者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说是正好相反。”简直就像是在教导一个资质差的学生,讲解方式可谓循循善诱。“龙勃罗梭是主张一种乌托邦思想的人,认为人类会进化成为没有犯罪的社会。所以,他所说的天生犯罪者,就是与人类进化相反的返祖者,是退化的人。不过,所谓精神变态者,反而是适应新的环境、进化了的人。”

“犯罪者怎么是在进化呢?”若槻杯里的冰块不知不觉中都溶化了。

“听说若槻先生是读生物专业的,应该很熟悉生物的R战略和K战略吧?”尽管问得突然,但毕竟是若槻的专业,他答得上来。“R战略是指像昆虫一样,制造大量子孙,然后几乎是放手让它们自生自灭;K战略就是像人类一样,少生优育吧。”

“是的。人类是哺乳类中尤其重视孩子的典型的K战略者。从前,婴幼儿的死亡率非常高,一下子没有盯紧,孩子就死掉了犯罪人,所以父母的呵护必不可少。然而时代进步了,社会保障很充分,确确实实到了孩子没有父母也能长大时,R战略的相对有利性便增加了。直截了当地说,因为即使随处弄出个孩子然后置之不理,社会也会代为照顾,所以比起正常养育孩子,那样可以留下更多的子嗣。也就是说,比起尽心尽力抚养孩子,弄出孩子就跑的战略,显得更为有利。”金石喝一口所剩无多的波旁威士忌酒,润润喉咙。

“‘用善意踏平的路,也会通向地狱……’”金石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笑着说道。“这是我留学美国时,很亲密 的……一位友人教我的谚语。优待弱者的社会福利,很讽刺地急速增加着冷酷的R战略遗传因子。那就是造就精神变态者的真相。”

若槻陷入了沉思。心理上不愿全盘接受金石的话。他所说的,在理论上并非不明白,但如此单纯地肯定到那个地步,又合适吗?“但是,请等一下。那么说,多子的人全都是精神变态者吗?”“不。在大家庭中有很多孩子的人,反而是传统的K战略者。因为他们对养育子女付出极大的劳力。”金石依旧是授课的腔调。“哎,用了R战略的表达法, 可能会招致一点误解。即使是精神变态者,亦并非像蟑螂那样要留下大量子孙。他们的特征,与其说是生下孩子的数量,还不如说是毫不在乎地遗弃已出生的孩子。换成‘遗弃战略’这词也不妨。”

“但是,丢下孩子并不能与其他犯罪相联系吧?”“学心理学的人都知道,父母子女之情,是一切人与人关系的基础。明白吗?他们连自己的孩子也不爱,可以想像这种人对他人会温情脉脉吗?遗弃战略者必然只能是自我中心的感情欠缺者。这种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根本不会顾忌犯罪。”

“关于原因,还处于研究阶段。无论如何,精神变态者存在的原因,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双重的。但是,我认为,这是实实在在的,这一点不容置疑。”

“但是……”金石像要阻止若槻反驳似的又说开了。“问题在于他们给社会带来的影响。只要有一个精神变态者,通过 经济学上所说的乘法效应,周围多达数千人将要受到影响。当然是坏影响。只要看一下当今的日本,就可以明白了吧?还有,渗透到孩子身上的拜金主义。一旦提到正义和道德,就被嘲笑为老土,而毫不在乎地伤害他人的精神变态者的价值观,却被奉为‘好酷’、‘有型’。例如……对了,现在漫画、动画的主人公之类,在我看来,无论怎么说都有一半左右可以认为是精神变态者。从前有更多的人情味。你看现在,如果对手是个坏人,本应很善良的人就想也不想地干掉他,对吧?在电子游戏上就更过分了。虽然也是人,但对交战双方而言,对方从开始就是没有人格\仅仅会动的目标而已。”

金石侧着头,带着笑容说道。“在这种环境中成长的年轻一代会变成什么样?他们中的大多数不会将事情往深处想。一生气就是怒不可遏的冲动,而且只是极浅薄的冲动,动不动就杀人。几乎可以说是精神变态者的翻版。于是,采取假精神变态者行动的人越多,真精神变态者就变得不显眼了。可以说,就像他们吐出的毒液将环境染成和他们相同的颜色,形成了保护色的效果。”

“这么说,他们和我们,简直是不同的生物了?”若槻以为做了极大的嘲讽,金石却不为所动。

“我是那么看的。他们是突变体。因为他们失去了人之所以为人的最重要因素。虽然他们没有科幻小说中的突变体那种超能力,但作为存在的危险,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若以为自己不会被惩罚,他们便会若无其事地杀人了。我反倒觉得,不妨把他们看做只是和我们一样也有遗传因子的另一种生物。”

原文地址:http://www.v8660.cn/archives/2153.html